访问手机版 | 广告投放微赚网,免费赚钱网赚,正规网络兼职,网上赚钱项目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微赚资讯 » 网赚故事 » [转]网赚灰产之情色场---九公子
06月13日

[转]网赚灰产之情色场---九公子

作者 : 网络转载 | 分类 : 网赚故事 | 超过 1867 人围观 | 已有 4 人发表了看法

网赚灰产

(网络配图,与本文无关)

阳仔前言:

这又是一个网赚灰产的故事,也是7个月赚了2千万的故事。

面对诱惑,从一开始,就意味着无法全身而退。

乱欲情迷的街头,充斥着颓废、绝望、悲观。

男欢女爱的情色场,上演着豪放,孤独,病态。

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?

也许,人就是兽,活着只是单纯的为了活着。

或者说,人本就是兽,活着就是为了各种欲望。

------题序


山东泰安,泰山区五马村。

一眼望去,皆是高矮不一的握手楼。从村口顺着主道一直往里走到,走到底有一栋5层高,略显老旧的居民楼,楼外墙壁有好几处,脱落巴掌大的马赛克墙砖;窗户防护栏杆,锈迹斑斑;刚踏进楼道,可见一大片的小广告。

走到5楼,左转还有一条楼梯。楼梯上去,是一个单间加盖的铁皮房。

九公子,就住在此处。

房内只有一笔记本电脑,一桌子,一床,一塑料高凳,再无其他家具。

电脑播放着不堪入目的岛国武打电影,声音开得极小。若是深夜,站在房门外仔细听,还是能听到的。

而此时,是下午1点多。

一盏茶的功夫,伴着一声抽搐,房内所有声音戛然而止。

九公子躺在床上,了无生趣望着天花板,双眼无神,如同空洞一般。

“这,什么时候是个头?”九公子自言自语道,随后便是几声叹息。

******


时间倒退5个小时。

早上8点,正值春日,烟雨朦胧。九公子刚走出网吧,绕到网吧后巷的一家早餐店,买了2个热腾腾的肉包子。

不一会,囫囵吞枣的吃完了。九公子连忙灌了一大口矿泉水,片刻之后长舒一口气。

“都8点多了,得找个理由不去上班。”九公子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右手揉着迷离的眼睛,叽里咕噜的说:“就说生病了吧”。

细雨如雾,打湿喧嚣的闹市。汽车鸣笛声,高跟鞋脚步声,一个个行人匆匆忙忙,而九公子视若无睹。

网吧就在村口的左道,九公子顺了村道,一路走回家。

铁皮门吱的一声打开,又啪的一声关上。

九公子一下躺到床上,左右脚一踢,鞋子落到了床底下,睡意朦胧的眯上了眼。

翻来覆去几个小时,九公子就是睡不深。

思来想去,还是看看岛国电影,发泄一下烦躁的情绪。

九公子的人生,在这一刻彻底改变!或许应该说,仅仅是改变的开始。

******


岛国电影,在电脑里的BD云盘。

“敲李妈,视频又河蟹了。这微商真不靠谱”九公子不满的嘟囔几句:“我得把视频保存到我自己的云盘。”

BD云盘,是九公子跟一个微商买的。18块钱一个,里面有大大小小几百部电影,也就5G左右。

微商网名:奇趣商贸,朋友圈卖的都是些旁门左道,各种浮力视频跟云盘。奇趣商贸告诉九公子,云盘是一个一号的,手机电脑都可以看,百分百不会河蟹,包更新。

随后九公子独乐乐,完事之后,叹息几声。

“或者,我这辈子就这样了。”衣冠不整的九公子,点着一根烟,烟雾在无风的房间里,徐徐升上天花板。烟抽完,翻了个身子,带着身体的疲惫准备睡觉。突然!九公子灵光一闪,想到了什么!

“我得试试!”九公子又自言自语。

20分钟后,九公子完成了他的试验,猛的一拍桌面:“这特么也简单了!我以后也可以这样赚钱!”

这20分钟,九公子想起了一个事情,一个可以赚钱的事情。

奇趣商贸卖给他的BD云盘,河蟹了太多的视频,于是把视频保存在自己的云盘里,希望不会被河蟹。

九公子灵光一闪想到的,正是这个。

为何不注册几个云盘,把视频保存到云盘里面,就可以拿出去卖了?

把奇趣商贸给的云盘A,分别把里面的视频转存到云盘B,C,D。这样,4个浮力云盘就制作成功了。

其中比较困难的,是注册云盘需要的邮箱,九公子用的是笨方法,申请了4个QQ邮箱才解决的。

如果速度快的话,制作一个浮力云盘只需要2分钟,一天制作100个,成本为0。按照奇趣商贸一个卖18块,一天就可以赚1800!

九公子越想越兴奋:“还打什么工,这样赚钱才来得快!”接着他给公司经理发了一条短信,内容是辞职。

九公子点了一根五叶神,躺在床上盘算着到时候赚了钱怎么花。

算着算着,突然就后悔了,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:云盘,卖给谁?

有点冲动,刚才的辞职。九公子弹了一下烟灰,又猛吸了一口,啐了唾沫灭了烧到滤嘴的烟,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******


一直睡到晚上12点,九公子被饿醒了。

起床后脑袋瓜昏昏沉沉,下意识抓起桌子上几十块钱,穿拖鞋就往网吧里走去。

网吧吧台小妹,大家都叫她琪琪。九公子开了一台机子,要了一桶3块5毛钱的方便面。接着背过身走向机子。琪琪看着九公子,一脸唾弃,轻轻的哼了声。

叉子搅动了方便面,九公子打开了电脑。电脑一开始便弹出了网吧同城系统页面,页面显示同城上网的网友,上面有QQ联系方式。

九公子咬断了面,准备把页面关掉。鼠标移到右上角的关闭按键,就停住了。

“这。。。。。。这些人,我可以把云盘卖给他们啊!”九公子很兴奋,咽下面条伸着头往电脑屏幕靠了靠,一个一个的看着这些QQ联系方式。

那时还是16年,很多网吧都有类似的同城系统。

九公子想,这些来上网的人,大多如他一样的屌丝。说句不好听的,网吧厕所门上,还贴着各种酒店特殊服务的小广告,想必把云盘卖给这些屌丝,是一条不错的路子。

说干就干,九公子把弄了一个QQ,照着奇趣商贸的头像,签名改了一下,性别也改成了女孩子。把同城系统里面的屌丝都加了一遍。

然后发了一条QQ动态:帅哥看浮力吗?500部欧美日韩大片,手机电脑都可以看哦,18块钱一个云盘。

不过一会,收到了第一笔收入------18块钱。

“真特么屌丝,哼。”九公子抿了抿嘴有说了一句:“这群辣鸡。还以为我是女的,还想泡我,哼。”

赚了18块钱,九公子满意的走到前台,跟琪琪要了一根火腿肠,看了一眼琪琪,又心满意足的走开了。

就这样过了半个月,九公子靠着网吧的资源,赚了不到2000块。

按理说,九公子应该高兴才对,可是他不高兴。

因为,每天注册QQ邮箱太麻烦了,得想个法子,要不然越卖越多,根本供不应求。

九公子第一时间想到的,是QQ邮箱能不能买。

“这玩意儿,得找个地儿买才行。百度一下看看。”九公子仰起头,想了一下。

在百度查了不一会,看到一个卖QQ邮箱的,1块钱1个。九公子也没想太多,就加了卖家的QQ,花了1块钱买了一个。

“哟,还真的可以用。不过一个1块钱,有点贵,都可以买一根火腿肠了。不知道有没有更便宜的。”九公子看着刚做好的云盘,自言自语道:“TB不知道有没有?”

结果,在TB搜到了一家店铺,直接出售BD云盘,一块钱3个。

“哈哈哈,果真有啊!TB真是万能的!我真是聪明!”九公子得意的鼓了两下掌,又哈哈大笑起来。

幸好是在自己的铁房子里,不是在网吧,不然在外人看来,还真像是个神经质的人。

TB的便利,给九公子带来了一次质的飞跃,因为实现了批量制作云盘。跟之前繁琐的步骤相比,现在只需要直接转存到云盘即可,再也不用注册QQ邮箱,申请云盘账号,转存那么麻烦了。

时间又过了半个月,九公子的云盘生意,慢慢也做起来了。随之而来的,是更大的烦恼。

九公子面善,乱蓬蓬的头发,两边的鬓毛越过耳朵。正眼一看,细长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呆滞无神的

肿泡眼,鼻子略塌,干裂的薄嘴唇看起来像长时间缺水似的。

今日阳光不错,九公子穿了拖鞋一蹭一蹭的走向网吧,远远的看到此人,会觉得平常至极,1米7的个子,极瘦,若扯下衣服,剩下的肯定是皮包骨。

九公子略显烦闷,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,手里也积蓄了5000左右。他看中了去年上市的苹果6s手机,觉得有一台机子拿在手里,琪琪也许会对他另眼相看。

是的,九公子对琪琪有意思,要是这姑娘是他女朋友就好了。

耷拉着脑袋,就进了网吧。这一次不同了,大概是赚了钱有点底气,跟琪琪搭讪了几句。琪琪出于礼貌,敷衍过去。

九公子坐在电脑面前,刚刚的聊天让他倍感欣喜,随即又想到一个烦恼的问题。而他不知道的是,在后排有3个纹身少年,正在盯着他。

现在的问题是,没有客户了。

网吧同城系统里面的同城好友,虽然说每一个时间段出现的人都是不一样的,但是经过这一个月,基本都被九公子加完了。

九公子打了一把英雄联盟,输了,嘴里大骂着白痴。又想了想,现在手里有点钱,干脆做点什么生意。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,他会做什么生意,一下子也是没了头绪。

就这些过了不知道几个小时,九公子从网吧出来,已经是深夜2点。村口已经没有人走到了,偶尔有车子经过。

一辆的士嗡的一声飞快的出了村口,九公子挨着很近,差点就撞了。

“我敲李妈,长眼睛了没?”

九公子往地上啐了一口,点了一根五叶神,准备往铁皮房走。烟刚吸一口,九公子猛的一回头!那的士早以不知去向。

“或许,我得出去走走了。可是去哪呢?”吐出了一口烟,便回了家。

******


第二天,九公子买了一张去往莱芜市的大巴票儿。

他是这样想的,既然泰安的网吧有同城系统,那么其他地方也应该是有的。如果去远一点的,不就又有客户了吗?

“我特么的,真是太聪明了!”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九公子不禁浮想联翩。

到了莱芜市,九公子匆忙了找了一家网吧就进去了,随后又出来了。

“这不对啊,这里的网吧没有同城系统吗?”九公子自言自语,“去其他看看。”

2个小时后,已到正午,阳光对着地面射下,留来了九公子孤独的影子。

他还是没有找到一家网吧,是有同城系统的。或者,只有泰山区有这样的。失落的九公子回来五马村,一头扎在床上:“怎么办,那个。。。。。。或许。。。。。。”

思来想去,不得其解。

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,依旧是网吧铁皮房两边跑。九公子是有电脑的,也能玩英雄联盟,就是喜欢网吧的气氛,他是没朋友的,关键是可以看到琪琪。

平时来买BD云盘的屌丝,恩,屌丝。九公子喜欢这样称呼他们。一天下来能成交个10来个,少的时候也有3,5个。

不乏一些变态的人,发一些男性传宗接代的身体器官给他,满嘴的约约约,真特么恶心。

有些骂他是骗子,凶一点的是亡一屋子人,好一点的直接是删了九公子。

慢慢的也习惯了,出来混的,没有几道刀疤,怎么成社会人?况且恶语讽刺,也伤不到人。

“滴滴滴”QQ响了一下。

一个找麻烦的客户来了,说是BD云盘的视频全部都河蟹了。

“河蟹不是正常的吗?不过这个人看起来挺有钱的,18块一个却给了我20块。”九公子看着手机,给客户回复了一句:稍等。

找到了奇趣商贸,准备跟他再买一个全新无河蟹的云盘,就可以继续批量制作。

这一个月来也找过奇趣商贸2次,都是买新云盘,河蟹得太快了。

付了钱,奇趣商贸给他发了一串云盘的账号密码。九公子无聊的问了一句:“哥们,你这一个月能赚多少?”

“咋地啦,你还想跟我干?”

“问问,好赚的话跟你干也不是不行。”九公子回道。

“给你发一个代理图,里面有我各种商品的代理价,看好了交钱可以跟着干。”

点开奇趣商贸发过来的图片,“BD云盘,5G,代理价10块钱。哼”九公子看了一眼,回复奇趣商贸:“BD云盘,我一个给你5块钱,干不干?”

“5块钱?你要是有那么便宜的货源,还用跟我买18块一个?”

“哥们,我还真有,不巧他今天不在,我才跟你买的。”

两个人来来回回的聊了一会,竟然达成了合作!

至此,九公子给奇趣商贸提供云盘,5块钱一个。后来九公子才知道,奇趣商贸跟别人拿货,要8块钱一个,而且,这傻娃子竟然不知道怎么制作BD云盘,怪哉。

******


三头两日下来,九公子往网吧跑的次数也少了,桌面烟灰缸的烟头却多了。他觉得,奇趣商贸是个有趣的人。

与其说是有趣的人,倒不如说,是有利用价值的人。

事情还得从他们合作的讲起,因为中间奇趣商贸好似看出了什么,每次九公子给他发的云盘,浮力视频都是一样的。而且,九公子给他供货,动不动还得跟他拿云盘,这是作甚?

每天,奇趣商贸会从九公子这边购买20个左右的云盘,大概100块利润。转手卖出去,那就是260块的利润。

九公子很好奇,为什么他能卖那么多?挤破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入了5月,一声炸响,破布般的天空,一息后下起倾盆大雨,伴随着狂风,吹打得铁皮房的门哒哒作响。

就在这电闪雷鸣,狂风骤雨之际,九公子完成了一次交易,也迎来了一次劫难。

那奇趣商贸最终还是发现了,BD云盘是九公子制作出来的。九公子有货源,他有客户渠道。

两个人一合计,干脆交换一下方法,互利互赢嘛。

奇趣商贸找客户的方法很简单,一句话就能说完------就是大量的加QQ群,然后在QQ群里面发广告。

“这方法也太简单了吧,我怎么没想到?”九公子觉得吃亏。生米已经煮成熟饭,也没办法了。奇趣商贸每天百来块的拿货收入,断了。

“不过,他能这样玩,我应该不会太差。”盘算着想法,九公子觉得,是时候买个苹果6S,来验证一下。

******


钱花出去了,苹果机到手。到手之后干的第一件事,却不是开始加大量的QQ群,而是跑到网吧,找琪琪炫耀去了。

“琪琪,给我开个机子。”说完不停的在琪琪面前摆弄着手机,生怕她没看到。

“这是你买苹果6s?”琪琪好奇的问。

“是啊,今天刚买的,大几千块咧!”

“能给我看看吗?”琪琪第一次对九公子提了要求:“我就看看。”

九公子递了过去,眼睛不停的打量着琪琪。琪琪是标准的瓜子脸,算不上是美人儿,比较像是邻家小妹的感觉。

九公子喜欢她,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,每次看到她笑,仿若吃了蜜糖。

“你要是喜欢,我给你买一部。”

琪琪惊讶的啊的一声,像是没听清楚说:“你说?什么?”

“你要是喜欢,我给你买一部。”九公子把手搭在下巴,重复说了一次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我喜欢你。”

琪琪愣了一下。“开个机子,冲100块。”一声粗狂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。琪琪把手机还给了九公子,她也许,信了。

******


回去之后,九公子重新弄了一个QQ,登陆在新买的苹果手机上。

“恩,这次新的账号,就叫九姑娘吧。”接着又倒弄了许久,按照奇趣商贸教给他的方法,加了几十个QQ交友群。

“果真没骗我。”这时,已经是晚上10点,离回家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。

这3个小时,九公子试验了方法,并通过在QQ群发广告,加了4,50个人,赚了200多块。

“真简单,这些QQ群的人,比网吧的那些屌丝爽快多了,直接就给钱。”

“发个广告,说有浮力视频,就有那么多人加我,我要发了。”

九公子又跑到网吧,幸好琪琪还没下班。网吧是三班倒,一人8小时。

“送给你。”九公子坏笑。

“你还真送给我?”

看着琪琪再次惊讶的样子:“骗你干什么,我喜欢你。”随后便把手机塞到琪琪手里。“等下下班,我送你回去可以吗?”

“额。”琪琪有点犹豫,片刻后就答应了。

在等琪琪下班的时候,九公子想的倒不是情情爱爱的,确是手机。

他有点心疼了,好歹是大几千块,就这样送了,人家也没答应说做我女朋友。还好,我还能通过QQ群继续卖云盘,今天加了几十个,就有200多。只要我加把劲,一天加个百来个群,一天就有1000多收入了。再买一台苹果,算算也就是个把星期的事情。

送完琪琪回家,九公子满心欢喜的也回了自己的铁皮房。可他不知道,他,要渡劫了!

“A186,出来,探班。”一狱J一边大声叫喊着,一边用J棍敲打着牢房的铁门。

“哦,来了。”九公子脸色惨白,失落无神的眼光,似乎充满着不愤。

九公子的老爸,实打实的农村人:黝黑的皮肤,憨厚老实,岁月在右手食指染上了黄得发黑的烟油。恩,是个老烟民了。

如果不是这一次九公子出事,他根本不可能来到这种地方,用村里的话说,担屎偷吃,头一回。

“爸。”九公子低着头,心虚的叫道,接着在老爸的对面坐了下来。

他老爸不说话,估计是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,便问了句:“娃,有没有伤着?”

看守所,探班室,一对父子相对无言。或是,难以启齿,但九公子终究开了口,回忆起8天前的事情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8天前的送琪琪回家的那个晚上,九公子直接就回家了。

短暂的相处,让九公子的荷尔蒙持续上升,在床上不禁幻想着与琪琪翻云覆雨。过后欲火焚身,又打开岛国电影,独乐乐许久。

琪琪也许是因为九公子送她手机,好感骤然而生。接下来陆陆续续几天,他们俩发展起关系。

网吧里有混混,那天盯着九公子看的3个纹身少年,便是。

为首的是一个黄毛,之前琪琪的男朋友。

看琪琪跟九公子处关系,找了几个哥们把九公子打了一顿。更狗血的是,琪琪竟然跟九公子说他俩不合适,就这样分了。

九公子气不过,想讨要手机。琪琪又不想还回去,叫来了黄毛,又把九公子打了一顿。

这些事情,九公子都没有跟他老爸说。

只是说道,在网上卖假东西,被查到了。

******


“真特么憋屈。”九公子从探班室回到牢房,啐了一口看没地方吐,便含在口中又吞了回去。

牢房,只是看守所的牢房。按照程序,如果没什么大的刑事案件,一般都是先拘留。

一个屋子里,只有20来个平,挤了20多个人,有几张床,班长跟几个凶神恶煞的霸占着。

到了晚上,九公子没地方睡,弄了个席子打地铺。

有几个好事的,就问九公子怎么进来的。

九公子不知道是太憋屈了,还是想到琪琪对他的态度,说得有点哽咽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被黄毛一伙打了之后,九公子想了很多办法,甚至想拿把刀去劈他们几个,又怕出事。

死皮赖脸的再一次跟琪琪讨要手机,想着拿回来了就离开五马村。

琪琪不给,觉得九公子三番五次的纠缠下去不是事儿,把九公子卖H片儿的事情告诉了黄毛,黄毛有点门路,报了警。

“我就是这样进来的。”九公子说完,长长的一声叹息。

“哈哈哈,你个傻娃子。”班长头往后仰,“要是我,我就把他们废了。那像你这般窝囊。”

“就是,窝囊!窝囊!”几个狱友附声说。

“唉,都是我迷了眼,把手机给那女人的时候,QQ设了自动登陆,被她看到了里面的聊天记录。”九公子又叹息了一声。

“多大点事,你过几天就能出去了,罚你点钱。你有钱吧?”一个狱友说。

“我,我没钱。都被那女人骗光了”九公子犹豫了一下,其实,他是有的。

“哦,这样。那就没办法了,你要是有钱的话,就容易办了。”狱友又说了一句。

九公子被他们调侃着,随后狱J喊他们别说话,各自都睡了。而九公子琢磨着刚才的那句话------有钱,就容易办了。

想了一会,一阵哆嗦,地板太凉了。

九公子翻了个身,想明白了:也许这样能行。

******


一个星期后,九公子出来了。

“外面的阳光,可真好啊!”一阵风吹过,头发微微飘起,落下。

摸出手机,看了看时间:“9点19分,那人真是吸血鬼!”说完赶紧点了一根五叶神,吧唧吧唧狠狠的抽了两口。觉得不过瘾,又点了一根,两根一起抽,一下子把九公子给呛得“呕”的一声。随后啐了一口唾沫。

“先去办一张YH卡吧,那吸血鬼,若不是我说卡是捡的,他还不一定收。”

“卡里面好歹也有两千块,没办法,当做花钱消灾吧。”没有人接他,他老爸也不知道他出来了。只能走到偏远一点的大马路,打了个的士回去五马村。

的士路过村口的网吧,九公子赶紧摇上车窗,怕被看到。

回到家,打开电脑,又登陆了QQ看了一下,一堆没有回复的信息响个不停。

“好在,有这些人在,我还能东山再起。不过,我看是不能再住这里了。”九公子自言自语道。

经过一个月,九公子还是没有搬家,倒是家里的桌子上,堆满了厚厚的烟头,铁门外,是吃完放了许久,已经发臭的方便面。

九公子买了3箱方便面,一条烟,这一个月,就这样过的。

他想得很明白,狠狠的捞一笔钱,赶紧离开这个地方。

“女人,呵。”一想起琪琪,九公子便来气,把抽了一半的烟掐灭了。

“特么,老子以后有钱了,一天换一个女人!要她们蹲着就蹲着,躺下就躺下!”

“还有那黄毛,我必报仇!李妈的哔。”

抱怨完,九公子哒哒哒点着鼠标,不断一个又一个的加QQ群,因为这个月,他搞了2w块。

都说进了牢里,出来性情大变,九公子也是一样,虽然只有短短的10来天,却让他看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他跟老爸,撒了个谎,说找了一份正经工作,打了2000块回家。

6月底,很闷热,铁皮房如同一个蒸笼,九公子终于是受不了了:“该搬家了。”

******


泰山市,堰北立交桥附近,有一条下旺村。

下旺村跟五马村差不多,唯一不同的是有小区。如果爬到小区的楼顶,远远的可以看到雄伟的泰山。而此时,九公子就站在楼顶。

“这里不错,就搬到此处吧。”九公子转过身,对房东说:“我要租这里。”

商议完毕,九公子在村里逛了逛,熟悉一下环境。

“没烟了。”摸摸口袋,走进了一家士多店:“给我一包芙蓉王。”

突然!一只手拍了拍九公子的肩膀。

“兄弟,你也住这里?”

“你是。。。哪位?”九公子觉得面熟,忽然又想不起来。

“咦,你不记得我啦?我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上次我们还睡同一个地板,看守所里面咧,就是我啊”木乔这个人有点奇怪,说话的时候手舞足蹈,边说边比划着。

“哦!我记起来了!”九公子撕开芙蓉王的包装外的封线,抽出一根递给了木乔,说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住这呀。”木乔接过烟,一边掏出打火机,一边指了指远处的地儿:“从这巷子绕过去,再走到尽头,有个停车场,我就住在停车场对面。”

“哦!兄弟怎么称呼?我叫九公子。”

“我叫木乔,你叫我大木就行,这附近的人都是这样叫我的。”

“大木。。。老师?”像是想到了什么,九公子冒出了这么一句。

“东尼大木?哈哈哈哈。大木老师,这外号不错。”木乔也是个爽快人,听完便笑了起来,夹在两指之间的烟,也颤落下烟灰。

“走,小九。大木老师请你去吃饭。这片地儿我熟。”话音刚落,木乔把手搭在九公子的肩膀上,扯着便走。

“啊!”

“啊什么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咱俩有缘分啊,而且我也有事情拜托你咧。”木乔看九公子怕生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两人边走边聊,找了个饭馆坐下,此时也差不多6点。

吃完饭两人互相了解了许多。木乔算是个无业游民,从小就在下旺村长大,平日里四处游荡,偶尔也帮人搭线,就是介绍陌生人去酒店找失足妇女那种搭线,算是半个拉皮条的。被抓进入,也跟拉皮条有关。

这是,陌生人对他的印象。

而实际上,木乔真正的收入来源,跟九公子有大同小异------也是个在网上卖片儿的。

******


木乔干的事情,跟九公子干的性质一样,然而,又不能算完全相同。

他是追热点赚钱的。

什么是追热点,比如大学生的裸条。

木乔最喜欢提这一段事情了。当时兴起许多校园贷,部分女大学生爱慕虚荣,无奈口袋空空买不起名贵的包包跟化妆品,于是借起了校园贷。

这校园贷,可不是好借的。一来学生没有工作收入,二来没有固定资产,唯独可以用的,就是自己的身体,得用自己的裸藻去换钱。

不仅仅如此,光靠裸藻是不行的,还得录制一段紫薇的视频,并且手持SF证,声明自愿借贷,并愿意支付高额的利息费。如此,才能借到。

而后来,学生哪里还得了高丽带!不法之徒就将这些裸藻、紫薇视频,按照不定的价格售卖出去。变成了轰动一时的大学生裸条事件!

这就是热点。

木乔,就是看着什么时候出了大新闻,什么明星艳藻,什么出轨,各种事件门。趁着网上议论纷纷,吃瓜群主想看又看不到。

这时,他就出来了,买起了各种热点视频。

干的就是这些事情儿。

恰好木乔平时也拉皮条,自然不缺客户,来来回回的折腾,一个月也能赚不少钱。

那晚九公子与木乔吃完饭,便去了会所按摩,说是按摩,实则不是普通按摩那样的。

过后两人相识恨晚,相差岁数也不大,便成了好哥们。

******


平日里两人也交流点经验,毕竟干这行当,也没什么人可以交流的。

九公子把网盘的技术跟加QQ群的方法教给了木乔,而木乔把热点的方法教给了九公子,两人一来一往,捞了不少钱。

时间很快就过8月,酷暑烈日,知了声声。

九公子刚从泰山登高下来,背上都湿透了,衬衫紧贴着后背,于是背过手去,拉了拉衣服。

“咦,大木给我来电话?”他掏出刚买新手机,恩,一台苹果手机,摁了一下。“喂?”

“你在哪?我有事情找你!急事!”电话那头,传来木乔急迫的声音,似乎能想象到他一只手在比划着。

“刚从泰山下来,什么急事啊?”

“马瑢出轨啦!大事!”木乔音调往上一提。“宝宝的老婆啊,出轨啦!昨晚的事情!”

“我当是什么急事,出轨就出轨呗,明星八卦还见得少吗?”

“不是。。。哎。。。那个。。。你赶紧来我这,电话里说不清楚。”叽里咕噜的说了一段,木乔直接就不说了。

“难道是那个?事情?”九公子好像想到了什么,问了一句?

“对对!赶紧过来。”木乔喊了一声,就挂了电话。

磨磨蹭蹭20来分钟,九公子到了停车场隔壁的一栋新建没多久的公寓,直接就上了楼。

“什么情况,大木。”木乔的门没有关,九公子一脚走了进去,看到他坐在电脑面前,不停的干着什么。“握草,你已经开始干了?”

“我肯定干啊,你没看新闻吗,都炸了。铺天盖地都讨论这个出轨视频的。啊,那个宋急,真厉害啊。还有那宝宝,也是。。。。。。”木乔很兴奋,巴不得把所有他知道的,了解的都告诉九公子。

他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指着登陆在电脑的微信。微信上显示都是一个一个来问的,问有没有出轨的视频。恩,就是嘿咻嘿咻的。

然而实际上,是没有视频的,可吃瓜群众,是相信有视频的。

那么,就有了视频。

至于视频是真是假,又有什么关系呢?满足了好奇心,就足够了。

但是,有了视频,就得让他们相信是真的,不然他们不会买账的。木乔的方法很简单,就是买别人已经制作好的假视频,再卖给其他人。

据他说,这些视频都是拼接的。在其他S琴网站,找一个身材、样子、年龄差不多的,再找几张马瑢的照片拼接一下,足以以假乱真。

最后到了吃瓜群众的手里面,就可以变成钱了。

大木跟九公子讲了个大概,又说了怎么赚钱。九公子听完之后,立马回家操作了起来。

整个事件,发酵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,这一个月,不单单只有九公子他们在操作,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群体,靠着这一个热点死命的捞钱。

只知道有一波人,找了一个CPA联盟的,靠视频疯狂在贴吧引流,赚取下载佣金。

CPA简单来讲,就是到CPA广告联盟(中间商),领取一个软件任务链接,当别人点击这个链接下载了软件,就能得到平台发放的佣金。

也就是说,这小伙子利用出轨视频作为引子,在贴吧哄骗吧友下载。以为下载下来是个视频,其实是广告联盟的软件。

还有个别胆儿肥的,直接建了个付费QQ群,QQ群的名字就是:马瑢视频。听过一天赚了好几千,不过第二天就被封群了。

再其他的方式,木乔就不是很了解了。

******


“终于忙完了,这一次还得感谢你啊,我的大木老师。”九公子躺着软趴趴的按摩椅上,递了跟烟给木乔。

“小意思,我们不是兄弟嘛。”木乔哈哈大笑。

“这次我请客,你别跟我争哈。”九公子也哈哈大笑起来。

他俩,此时正在一个高级水疗会所,开开心心的扯着蛋。

“对了,小九,我认识一个老哥,也是很牛逼的,到时候介绍给你认识认识。他就住五马村。”木乔想起了,对九公子说。

“可以啊,我以前也住五马村。这个老哥是住哪里?”

“你以前住五马?没听你说过啊,那个老哥啊,就住在村口的网吧后面。他平时给周边的网吧做技术员,处理一下小毛病。”他说。

“哦,那就有点麻烦。”九公子想了想,说。

“麻烦?有什么麻烦的?”

“大木你还记得,当时我进去之后,说我被几个小混混打了吗?他们就在那个网吧里。”

“怎么,你怕?咱现在有钱了,古语云~,那个,有钱能让鬼推油。”

“推油?”

“说错了。”木乔摸摸脑袋瓜。“是推磨,推磨!这事,我帮你搞定了,保证你满意。你也不用问我怎么搞,我来安排。以后谁欺负你,就是欺负我大木!”

一天后,五马村,村口网吧。

木乔带着身高马大的壮汉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,看到一黄毛正躺在电脑面前,头往后仰睡着了。一下子就认出来了。

走过去一把拽起黄毛的头发,大喊着:“睡你马币!”

黄毛“啊”的一声就醒了,一脸惊恐的问道:“你们,干什么!”

黄毛用手捂着头发,生怕头发被扯没了。又大喊一声:“你们干什么!”也许是网吧还有他的几个哥们,黄毛叫得是越来越大声了,整个网吧的人都看了过来。

木乔身边的一个壮汉,听他声声叫唤,火气就上来了。一把拽过黄毛,半拉半扯拖到网吧的洗手间。

几个人二话不说,把黄毛给打了一顿。黄毛的几个哥们,一看情况不对劲,也不敢往前帮忙。

10分钟后,黄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。木乔才慢悠悠的说道:“还记得九公子不?我们是他的兄弟,现在九公子拜了道上的大哥为干儿子,我告诉你,小黄毛。以后见到九公子,你得管他叫爹,知道不?”

黄毛一听,愣了几秒钟。

“知道不?!”木乔看他没反应,一巴掌就顺了过去,不一会黄毛的脸上多了一道五指山。“说话!你特么听懂了没!?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大哥,我错了!”黄毛怂了,看几个人凶神恶煞的,连忙改口:“爹,我真的错了!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不,再也没以后了。”

几个人见黄毛也奄了,大骂了几声,带着人就走了。临走时还不忘踹多两脚,大大咧咧的在网吧叫唤着:“怂币。”

九公子也是过了好几天才知道这个事情的,木乔也一直没跟他说。倒是琪琪过来找他,说了这事,还说,想继续跟他处朋友。

“真贱!有多远滚多远,不要让我见到你,不然连你一块打。”这是九公子对琪琪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要说没感情,那是假的。

只能说,10天的牢狱之灾,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他现在也不缺女人。要知道,木乔可是拉皮条的。

******


日子,总是平淡的。

故事,也不是每天都有。

打黄毛的事情过后,两人依旧四处混迹,搞搞钱,搞到钱就到处浪。对了,他们两还去了一趟泰国,说是没见过人妖。木乔调侃着,说是AV看多了,也不知道人妖跟片儿里面的是否一样。

偶尔日子无趣了,也没啥办法。

也不是没想过加把劲买个车玩玩,是懒了,太安逸了。

九公子在网上也认识了点人,值得一说的,就是他那20位送财童子。恩,九公子喜欢这样称呼他们,其实就是他的20位代理。

他与送财童子们关系处得极好,平日里带着他们赚钱了,他们也开心,乐于跟着这样的老大一起做事。每逢节日,还会给他们发发红包。当然,他们也给九公子带来了不少的收入。

其中有3位是九公子特别喜欢的,因为他们有趣。

一位是安浊,一位是晒帮,还有一个位是嫔粿。

嫔粿是他20个送财童子里面,唯一的女孩子。嫔粿很优秀,不仅仅是钱赚得多,脑瓜子也活。有一次,BD云盘严查HS视频,波及到各大云盘,像是380云盘,网难云盘等等,基本上只要是HS视频,一上传都会河蟹,更加不用说转存了。

她给九公子提了个意见,说用115来制作云盘。但是这115跟其他云盘有点不一样,不开通会员,是无法在线播放视频的,需要先把视频下载下来,保存到手机才能观看。

如果要在线观看,得开通好几百块的会员费。这就让很多屌丝吃不消了。

后面嫔粿就提了个方法------定制视频。

屌丝想看什么视频,就定制什么视频。例如说韩国的、日本的、美国的、学生的、制服的、人妖的,应有尽有,一一详细的分类。

定制视频按个数来收费,一次收费88块,只能选3种。

为了提高收入,他们还提供包换业务,就是看腻了,看吐了,只要给20块,就可以再换三种。

九公子觉得这样不过瘾,赚得不够多,又找了个渠道,增加了会员业务。因为不是会员,无法在线观看的。九公子拿到了比较便宜的开通会员渠道,靠贩卖会员云盘变向收费。

20个送财童子,折腾得更欢了。

******


就这样过了年,九公子算是风风光光的过了一个年,因为赚钱了,还买了辆小轿车。

乡下地方,哪家买车了,都觉得娃子出息了,发财了,他爸脸上也有光。也不是没问过他做什么赚来的钱。每次九公子都说是打工,业绩好,老板加工资这样的理由。他爸问得多了,觉得无趣就没再问。

倒是邻居的长舌婆,天天来他家嚼舌头,还说介绍姑娘认识认识。

九公子满脸的不在意,一见到这些人来了,便找个理由出门。

年后,北方开始化雪,不出门还好,一出门冻得跟条狗似的。

下雪是不冷的,化雪才冷。

九公子回到了下旺村,他住的小区,有供暖。天天就宅在屋子里,不出门。偶尔想独乐乐了,就去木乔介绍的酒店,找失足妇女。

有一次,九公子嘴欠,就问失足妇女:“你们干嘛不找个正经工作?要做这个?”那女的瞪着眼,应道:“怎么就不正经了?你会不会说话?”

还有一次,九公子又把同样的话问了另外一个失足妇女,那女的脾气火爆,拉着九公子就往房门外赶,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。

后来木乔听他说起这事,乐得手舞足蹈。

木乔介绍说:“干这行的,确实避讳你这种嘴欠的。”

像木乔,在行业内是负责拉皮条的,也就是拉客。

一般来说,小型的酒店,有3个妈咪,10来个失足妇女。

但是妈咪认识的人始终是有限的,生意好的时候,一晚上能接10来个客人,差的时候,也就是6、7个。

但干这行,也是赚钱的。

妈咪是中间人,上头是老板,下头是失足妇女。木乔给他们拉一个客人,能拿100块。

而实际上,按500一个人来算,失足妇女也就拿个3成,姿色好点的,可以拿4成。

剩余的,并非都是老板的收入。还得给酒店的服务员,妈咪等开工资。

过后有剩余的,也需要打点一下关系,保个平安。最后,才是真正的纯利润。

二五一十算下来,每个月老板还有20来万的富余。

这便是生意,行当的实际情况了。

******


有些事情,总是突然就来临。

譬如,时代在进步。

云盘已经不流行了,wifi的大面积覆盖跟便捷,4G网络的普及,使得网络直播更流行。

因此,也滋生了HS直播。

这首当气冲,最为出名的,是小脑斧直播------一个全H类型的直播平台。

当时,还是嫔粿告诉九公子的。

小脑斧直播,跟一般平台最大的不同在于,不是想注册就能注册的。

需要平台发放注册推荐码,才能注册。

而平台的推荐码,是需要购买的。

这里面,有涉及到类似传销的模式,上级把码放下来,以极低的价格批发中级去销售。中级大量的收下级代理,翻上一倍的价格发出去。最后到用户手里,一个注册推荐码,已经被炒到10块到20块不等。

九公子刚上了这阵风,做了一个下级代理。

带着20个送财童子,一个月的时间赚了万把块。因为在当时,小脑斧直播还不为大部分人所得知。

直到3月,“黄鳝门”事件爆发,连中国对韩国的足球比赛,赢得了胜利,却在新浪热搜榜屈居第二,第一的,就是这“黄鳝门”。

九公子,木乔,还有一位满脸木讷的中年男子。三个人此时,三目对望,谁都没开口说话,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这位木讷的男子,穿着黑白条纹的T恤,双手握成拳头状放在牛仔裤的大腿上。略低着头,眼镜的镜片上,折反出灯光的昏暗,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“恩哈,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小九,这位是阿哲。”木乔见大家都不说话,气氛有点尴尬,开口起了一句:“小九,这就是我经常跟你说,要给你介绍的牛逼老哥啊。”

九公子礼貌的点了点头,从口袋摸出一包软中,抽出一根给阿哲,微笑着说:“老哥好,我是小九。”

阿哲憨厚的抬起了头,伸出手接过烟,不断的点头说好好好。

“你真是个瓜娃子。哈哈。”木乔看着阿哲傻傻的样子,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这一拍,手上没拿稳的烟也掉到了地上。

九公子看他要捡,连忙又抽出一根给他递了过去。

阿哲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,第一次。第一次来这种地方。这灯太暗了,不习惯。”

“不就是会所嘛!以后我多带你来几次,你就习惯了。”木乔又拍了他的肩膀,这次烟拿稳了。“对了,小九,那说那个什么什么直播?搞直播,对,你跟老方聊聊,看怎么合作。”

“哦,对。哲哥,你看看这个小脑斧直播,还有这个聚合直播。”九公子把手机递给阿哲,用手指了指里面的app,说:“我有个想法,就是把这些搞HS直播的平台,全部整合成一个软件。”

“你点开这个看看,这里面有些房间是需要付费才能进去观看的。大木说你是搞技术的,你说能不能把这些房间也给破解了,免费观看?”

阿哲抬了抬眼镜,一谈到技术他像完全便了一个人似的,开始侃侃而谈:“意思就是说,把所有HS直播平台APP的付费房间,全部破解之后,整合成一个新的,包含全部直播平台的APP。对吧?”

“对,能不能搞?”

“恩。。。可以搞,但是需要弄到他们APP后台的接口,得利用‘黑客’技术破解各类涉H收费直播平台,才能获取大量的视频数据”阿哲吸了一口烟,不停的翻动着APP:“得不少钱呢,你搞这个干什么?”

“肯定是赚钱啊!你个瓜娃子。”一旁的木乔听了,立马回了一句。

九公子听完也笑了,几个人商量了一个来小时,最后把计划给定了下来。

现在,市面上有各种各样的直播平台,其中只有H直播是最赚钱的。

首先,阿哲是技术的能手,负责利用黑客技术将破解的各类收费直播平台,添加至我们的直播平台页面中,同时购买有关云播平台的代码,利用某些云盘的漏洞来实现涉H视频的在线播放。

这里面要找到不少于20个这种类型的平台,进行破解,然后整合到一起。也就是研发和技术维护这一块。

木乔负责免费渠道的推广,在贴吧,博客,QQ群渠道进行拓客,招代理。

九公子负责付费渠道的推广,对接代理。以及代理充值,财务方面的事情。

也就是经营和吸纳代理商。

然后是盈利模式,他们的想法是,采用邀请制来进行代理的多级分销。

具体如下:

1、招纳高级代理商,并由高级代理商进行多层的下级代理商招纳,不断的扩大代理团队。

2、由各级代理商,对外吸纳会员。

3、吸纳会员以邀请码进行注册,邀请码的使用时限为1个月,3个月,半年,一年,永久。不同的邀请码使用时限,价格不同。

4、对各层级的代理商,制定不同的邀请码批发价格。

最后,是给这个app起一个名字。

******


木乔听了这个完美的计划,知道大家都要大干一场了。说:“要不,就叫怡红院app吧,多好啊。或者什么苍老湿app,一听就知道是干什么的。”

说完之后,又手舞足蹈的说名字有什么涵义,说得口沫横飞。

阿哲倒是无所谓,表示大家怎么说就怎么干。轮到九公子的时候,九公子说:“其实我都想好讲什么名字了,就叫日光宝盒吧。大木你看,日光哦。多么好的名字啊。比你什么怡红院,苍老湿,更叼吧,哈哈。”

“日光?日光就日光吧,就听你的。”本想着木乔会反驳一下,没想到直接就同意了九公子的决定。“对了,阿哲,你今晚就别回去了。为了庆祝我们合作愉快,今晚兄弟带你去耍耍,洗洗第三只脚。”

说完又要拍他的肩膀,阿哲见状连忙躲了一下。木乔扑了一个落空,愣了一下,然后有哈哈大笑了起来,九公子也笑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,他们三个人按着计划,有条不紊的进行。不过一切,都得等阿哲把软件开发出来才能正式开始。

于是,木乔跟九公子,只是简单的留意并关注有代理的人。

等待,是最让人焦虑的。

北方的冬天,并没有离去的那么快,似乎还在留恋着什么。人跟物,也没有多大的改变,九公子无聊的时候,偶尔会回去五马村看看,到村口的网吧上网。

听吧台新来的服务员说,琪琪早已经离职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黄毛几个人,也因为打架斗殴被关了进去。

后来九公子也不再去五马村了,他感觉好像,一切只发生在自己的记忆里,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到了17年的3月初,阿哲完成了日光宝盒app的1.0版本,正式运行。

九公子立马跟自己的20个招财童子,进行了讲解,并让他们大力的去推广。

而木乔,也按计划进行业务方面的对接。

这里面比较有意思的是,九公子最初的业务,确实是靠20个招财童子带来的,前期他们绝对是赚得最多的。

主要跟一开始采用的模式有关,只有这20个人,九公子给了最低的批发价,8块钱一个邀请码。

特别是安浊,晒帮,嫔粿这三个人,招代理是最猛的。因为一开始九公子干的业务,也是代理模式,所以他的代理下面,还有代理。

为日光宝盒日后的成功,打下了基础。

到了4月份,陷入到一个沉默期,几乎大部分代理,都推不动了。

九公子意识到,如果再不拓展代理资源,他将会陷入到一个僵局。

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,九公子并没有那么倒霉,反而,他遇到了一个,所谓的贵人。

“怎么办?”

木乔此时,正在九公子的住处,眼神略显迷茫,长时间未剪的头发,凌乱的在头上飘摇。

“什么怎么办,起步肯定是比较难的。”九公子点了一根烟,说。“你看,大木。我们目前的情况是,代理太少,日光宝盒都推广不动。”

“再者,基本都是我那些代理在推,你那边也就推推熟人。阿哲是负责技术的,就不说他。我们整个3月份,大概收入不到5w块。新增加了6000多个会员。平分下来,我们一个人才拿不到2w。”

“阿哲那边,开发app需要钱,给他拿去了3w多了。现在,我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“那是不是干不下去了?我们还玩吗?”木乔也点起了烟,看着九公子。

“玩啊!为什么不玩?昨晚在代理群里面,我的一个代理安浊,跟我说了一件事情,可能会是突破口。”弹了弹烟灰,九公子继续说道:“他说,我们现在是不是在QQ上面卖而已?为什么我们不在微信上面卖?”

“我想了想,微信上面我们没有代理,有很多人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看H直播的APP。所以,我们得找几个干灰产的微商,找他们来合作。”

“他们是有影响力的,也是有代理的。或者,我们再找几个,以前买过云盘的微商,免费给他们送几个,让他们先去试一下,赚到钱了肯定会找我们继续拿货。”

听完之后,木乔就乐了:“妙啊,就这样干!我来找这些人。”

“那行,我们就试试。”

4月,九公子只做了一件事——不停的找有资源的新代理聊,并且通过免费体验的方式,给这些代理试看。

同样的,九公子也把这个方法,教给了他20个送财童子,为了推动直播APP的会员量,启用了一个优惠。

一次性拿货100个邀请码送10个,满500个邀请码送100个。

不仅仅如此,阿哲那边,还针对目前的情况,开发了一个代理后台。

九公子跟木乔使用过之后,又经过阿哲跟他们讲解,才理解了后台的玩法。

阿哲在后台里面,把邀请码换成点数。也就是说,当代理需要邀请码的时候,需要找九公子充值点数;当客户需要用邀请码激活,代理只需要在后台用点数生成邀请码。

1个点数可以生成1个月期限的邀请码,2个点数可以生成3个月期限的邀请码,8个点数可以生成一年的邀请码,20点可以生成永久。

再者,代理需要一次性拿20个点数,才可以开通后台。那么,就不存在说,代理不敢一次性拿大量的邀请码,也不会出现,代理不知道要拿月卡还是年卡之类的情况。

最后,换成点数可以快速的回收资金,把货源积压在代理身上。

最关键的一点是,开通后台只能通过上级开通,也就是说:假设九公子是上级,木乔是下级。

那么木乔只能找九公子开通,每次开通后台需要20个点数,如果九公子后台少于20个点数,就无法给木乔开通。

所以,会导致九公子加大购买点数,才能给代理开通后台。

这样,一层一层的积累下去,能回收的资金就比直接给他们发邀请码快多了。

******


万事俱备,一切都很顺利。

在微信方面的推广,已经招收了大量的代理,慢慢了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力。可以说,大部分之前卖云盘的,都转型卖直播。

九公子等人,也在短短的一个月,获利50w。

但是,他们并不高兴,也不满足。

钱是越赚越多,也开始怕了。

下旺村一会所内,九公子三人住进了一个包房。这是村里最豪华的一家会所,据木乔说是当地的地头蛇开的,后台硬得很。

阿哲来得多了,也就不像一开始唯唯诺诺,话也多了起来。

“我想换个地方住,我现在住的地方总觉得不安全。”阿哲说:“我家楼下,最近老是有陌生的车辆,我都怀疑是JC来踩点的。”

阿哲原来是做网吧维护工作的,年薪不高,加上长期大手大脚的花钱,也没存在多少。后来在网上搞搞黑客技术,帮人破解APP赚点外快。

加入九公子一起干,只是单纯觉得有钱赚。一开始也知道H直播是违法的,加上现在赚得多了,也开始怕了。

“我现在有个习惯,会记住楼下平时停的什么车,什么颜色,车牌号多少。你看电视上法治在线,这是反侦察,要是经常有陌生的车辆,停在你家附件的话,那要注意了。”阿哲说完转身看看桌子上的水果盘,拿了一瓣西瓜吃了起来。

“还有这种操作?要不我们找个小区,一起住算了,也方便交流嘛。”木乔说。

“恩,确实得留意一下,以前我进去过,里面有个老哥说过,JC办事都会先踩点的。要不我们明天去就看看房子,我现在住的地方,也不大方便。”九公子接过木乔的话。

“好,就这样干。”

******


新搬的房子,在村子里面最深的一片小区。从房子两边窗户往楼下看,可以清清楚楚的到楼下的情况。楼层在三楼,有电梯,最重要的是,一二楼被一家网吧租了,都是打通的。

九公子看完房子,很满意,按照阿哲的说法,可以从二楼逃跑,人多又杂,是最理想的方案了。

三人请了个搬家队的,把所以东西都帮了过去。

房子处理完了,新问题又来了。木乔有个兄弟——麻子,跟着木乔做了一个月代理,赚得并不多,便打起了歪主意。

想通过木乔这边,以1块钱的成本,拿8块钱的点数。

木乔看麻子是从小一起玩的哥们,而且现在也不差钱,开了个后台冲了1w点给麻子。

没想到,这个麻子心思拿着点数,不是自己卖给自己的渠道,而是趁木乔不注意的时候,把木乔的代理联系方式拍了个照。

之后冒充官方,低价给他们批发开后台。

最重要的是,九公子他们完全不知情!

最先发现问题的,是阿哲。

阿哲在这个团队里面,拿4分利润,而九公子跟木乔33平分。

在麻子挖代理的事情发生5天后,阿哲在统计收入时发现了这笔账的出入。1w点只有1w块,理应是8w的数目才是对的。

九公子知道后,非常郁闷。一个是自己的兄弟,一个是兄弟的兄弟。他不知道怎么去开口说这个事情。

“我还是得解决的。”

木乔到外面浪了一夜,直到下午5点多才回的宿舍。都看的出来,钱来得快,不为三餐发愁,又无妻儿之扰,高堂双双健在,生活也就安逸了。

看到木乔回来,九公子打屁的问:“昨晚爽吗?”

“唉,爽个P,一帮兄弟喝酒喝到半夜,都短片了。睡醒了都不知道在哪里。”木乔摆摆手,说道。

你来我往的扯了几分钟,九公子切入正题:“你不是开过一个1w点的后台?这笔数不对。”

“哦,我有个兄弟麻子,你见过的。那天有跟你说过,便宜给他开了个后台呢。你后悔了啊?”木乔以为九公子觉得便宜卖了吃亏,听完他后面说的话,才意思到不对。

“大木,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,最近你的代理都不冲点数了。”

“是啊,估计是生意不好吧。不对。。。你的意思是。。。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木乔一激灵:“你是说!他在挖我的人?”

“他不仅仅挖你的人,还低价出售点数。我用了一个小号加你下面一个大代理,出5块钱一点数试探。你知道你代理说什么吗?”九公子伸出食指敲了敲桌子,继续说:“他说,他3块一点数收我做他代理啊!”

“我已经决定,把麻子的后台给封了,账号直接注销掉。你没意见吧?”

“必须封!连我的代理都挖!估计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,拿了我手机。”木乔火气就上来了,想了想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:“我们封了他的号,他会不会搞我们?”

“恩,这确实是个问题,你对麻子的了解,他会不会善罢甘休?对了,你没告诉他你住这里吧?”

“我谁都没说,我都说我住老地方呢。先不管了,他要是敢搞我们,我就找人废了他。”

事罢。最终这个事情不了了之,麻子也认栽,之前被挖的代理又重新回来拿货,一切重新恢复正常。

******


月总有阴晴圆缺,人也有生死离合,总不可能顺顺利利的走完这段人生路的。

麻子的事情之后,“日光宝盒”正式步入轨道,由于市面上独此一家,聚合了大量的H直播平台,价格方面亲民,加上阿哲开发了更为流畅的播放系统,使得日光宝盒在5月份,铺开了市场。

每个月的收入,少的话一天5-6w,多的话一天8-10w,相当于一天,顶一个普通劳动者一年的收入存款,换成九公子的话说,那就是起飞了!上天了!

绝大部分的收入,来自于点数充值,还有一部分,来自于广告费。

阿哲说:“现在我们的日IP稳定在3w以上,有广告商上了几个广告位。”

广告投放是木乔在负责接洽,投放在平台首页最顶层的滚动窗口投放广告页面,每个收费4000元一天,主要投放du博、s情网站的广告。

九公子听完之后,发表了不一样的看法:“哲哥,我有个想法。我们日光宝盒里面不是聚合了各个平台的H直播app吗?这阵子,里面一个app的老板找我,问我能不能把他的排在第一位。他愿意支付每天4k的费用。”

木乔听完,吃惊的说:“握草,还可以这样玩?”

“那你就有所不知道了,那个老板跟我说,上次我们没更新之前,他是排在第一位的,现在第18位,每天的流量少了很多。你也知道,日光宝盒只能看直播,不能打字也不能对话的。有很多S狼为了跟主播互动,还专门下载了他们的app。”九公子继续说道。

“你俩想想,排第一位跟排最后一位,效果肯定不同的,关注量也是不同的,是不是这个道理。”九公子继续说道。

“那我们就收费吧,只要给钱,就排前面,按天算。”

就这样,他们多了一项收入来源。

明面上看,这笔收入对他们来说,不仅仅是一点儿的收入,而是一天增加好几万的收入!但是,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!

******


由于日光宝盒采用的是点数充值,高级代理商以8块钱一个点数拿货,这个是不会变的,所有人都不例外。

而高级代理商给下级代理卖多少钱,这个九公子他们就管不着了。

像是他的其中一个高级代理晒帮,给代理放的价格是10块钱一个点数。而嫔粿放出去是15块钱一个。

问题就在这里--------二级代理拿货价格有空间!

从二级到其他层级,价格区间更大,有的批发价去到25一个点数。

自从九公子对各个app进行收费排名之后,他的一个代理,也是之前的20个送财童子之一,安浊单飞了!

作为跟九公子最熟的几个代理之一,也是第一批做日光宝盒的代理,短短2个多月的时间,赚了10多万!

九公子估算过这笔数,安浊从他这里拿8块钱一个点数,前期一个20块往外放给代理,慢慢降到18块,15块,12块,到最后的10块钱。

又以88一个的点数的价格卖个客户,前前后后也跑了1、2千点。

微信群内,一段聊天记录:

安浊:兄弟,有个机会,要不要合作一下,包你赚钱!

晒帮:什么机会?

安浊:我跟你说,我这边有一个老板要合作!

“如果一个生意,有10%的利润,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;有20%的利润,它就活跃起来;有50%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;为了100%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300%的利润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绞首的危险。”木乔伸出一根手指,一字一句的读了出来。

“哎,小九,这特么不知道那个鬼写的,太有道理了!”木乔读完之后,掏出烟,给九公子递了过去。

“有道理?大木啊,我问你黄堵读是不是来钱最快的?”九公子接过烟,没急着回答,问了木乔一句。

“那还用说!你看我们搞的日光宝盒,来钱多快,一个月一套别墅。至于赌嘛,你看日光宝盒里面的直播就知道了,哈哈哈。”木乔打开一个直播平台,点进一个名为“诚信经营”的房间,又指了指给九公子看。

然后又在一旁打屁。

自从日光宝盒打入市场之后,花样也越来越多。

例如木乔指的“诚信经营”的直播房间,是一个专门用于du博的房间。主播直播的内容,就是一张桌子,上面摆个碗,再放上大小两个纸片。纸片下方有一个支付宝,用于转米。

如果用户想玩2把,通过支付宝给主播转米,就开始直播开大开小。

看似很公平,里面却有小手脚,基本上转过去的米有去无回,十赌十输,却仍然有不少人热衷其中。主要还是日光宝盒无法进行交流,主播利用的就是这一点。

“这个房间卖的是什么?”九公子又看到一个卖东西的直播房间。“咦,这不是晒帮的声音吗?大木你看一下。”

“万能宝盒?什么鬼,20块钱一个月?”

房间里面,一个声音,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:万能宝盒,能看到全网最新直播平台,还能随意点播任何XX视频。只需要20块一个月,包售后。

过了一会,他们明白过来了,这是有新平台出来跟他们竞争了!

九公子并没有第一时间找晒帮问个明白,而是弄了一个新微信,加了房间里面的微信,并咨询了代理价格,了解情况。

“一次性拿100个以上,5块钱,大木你怎么看?”九公子问。

“你的徒弟有能耐了呗,自己弄了个平台,还砸你价格,还能怎么看。”木乔没个正经的说道,一边说还一边笑,满不在意。

“确实,他们爱闹就闹去吧,虽然价格比我们便宜,我们把代理维护好就行了,对了,你也看着点,代理不要被他挖去了。我也跟我下面几个大代理说一下。”九公子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这边,跟哲哥说一下,每天闲下来的时候,花点小钱,攻击一下他们的服务器,看他们怎么收代理。”

“嘿嘿,看我们赚钱眼红了。行,等哲哥回来,我跟他说说。”

******


晒帮跟安浊,作为九公子的老代理,是第一批赚到钱的,但并非是赚得最多的。

这是因为,九公子的代理模式,是阶梯式的,如果手底下的代理卖不动,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收入,如果手底下的代理牛逼,那就是源源不断的送钱。

安浊,对九公子跟其他几个大代理都很熟,了解了九公子那一套,也知道九公子赚了多少。而他自己,慢慢的发展不起来代理了,心里就起了想法。

直到有一天,有一个代理问他,为什么不自己搞一个直播平台?安浊才焕然大悟!

于是花了大价钱,找了一个技术帮他负责开发,最后做出来一个“万能宝盒”。

为了能够挖走九公子的代理,安浊还让技术添加了一个新功能,那就是解析技术,可以直接观看全网的H片,有点类似慢播的功能。

晒帮,就是安浊第一个挖走的大代理。

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相信他们,也没有几个人愿意跟他们合作。从商业角度来说,大家都接受了先入为主的概念,就是日光宝盒。无可奈何之下,他们降低了价格,5块钱拿点数,开始疯狂挖起了代理。

价格有优势,代理的利润变大了,慢慢很多人开始跟他们合作。

但,并不妨碍九公子他们的发展。

九公子也留意着安浊,动不动就搞DDoS攻击,用木乔的话来说,就是把他们干得稀巴烂!看他们怎么卖。

而这招,极大限制了“万能宝盒”的发展,与此同时,九公子把在直播房间卖账号的方法,告诉了大代理,把安浊他们都挤了出去。

中间还发生过一段有趣的事情:

嫔粿作为九公子的忠实代理,听了九公子的方法之后,录制了一段音频,每天自动在直播间里面播放,而且,还弄了一部手机,一张代理零售表。

手机直接播放直播,代理零售表直接招代理。

更让九公子苦笑不得的是,嫔粿把这个方法玩得就像路边摊九块九的模式一样,什么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循环的播放着音频。还实时晒单,感谢老铁购买日光宝盒一个,恭喜老铁升级代理之类的。

木乔直夸嫔粿是个人才。

******


7月,雨季。

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,平常的风,平常的楼,平常的泰山。

“记得去年这个时候,下了很大的雨,我当时还是个二愣子,天天在网吧通宵,旷工,吃方便面都不舍得买个香肠。”

“为了一个女的,我当时是多么喜欢她,结果被出卖,抓了进去。结果认识了你,大木,还有哲哥。”

九公子三人,开车路过五马村,他不禁感慨起来:“都说三年河东,三年河西。如今我也是有钱人了。大木你说,这世界怎么这么怪。”

“嗨,这世道不就是这样嘛,饿死胆小的,撑死胆肥的。”木乔摆摆手说道。

“不过我有点担心,最近胆小越来越小,怕有一天会出事。”九公子打着方向盘,驶入高速。

“不会的,我们赚得差不多,就收手,去国外。”木乔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树影,略有所思。“况且,你知道的,这几个月,新出了很多直播平台,都是模仿我们的。我们到时候低调点,退出不干就是了。”

“大木啊,你看着高速路上的车,谁知道在那天,在那条路,那台车就出事了,而他们,也很低调。”阿哲也聊起来了。

“你个乌鸦嘴,滚滚滚。”木乔转身给了阿哲一拳,随后又聊起别的。

自从安浊搞了一个“万能宝盒”之后,市场上又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盒子,一股劲的抢市场。平台多了之后,九公子也懒得去理,以前偶尔打压打压,现在让他们随意发展。如今的他,萌生了退意。

钱,赚到了。九公子想,找个地方好好玩玩,潇洒潇洒。

而现实却不能,日常的代理是九公子负责,APP方面是阿哲负责,平时都忙不过来。每天都要处理代理的事情,维护。论最闲的,应该就是木乔。

从年初到现在,确实有点疲累。几乎没怎么放过假,有也是跟木乔到会所潇洒。

九公子和木乔,赚的钱都存着,想着等赚够了,买个别墅或者跑车玩玩。

三人在车上,各有各的心思,各有个的想法。

明天会如何,也许早已注定。

“感谢老大!”

“老大威武!”

“V587!”

在高级代理群,九公子连发了100个百元红包。

至于原因,并没有原因。

九公子只是一时兴起,而实际上,他们三人累计收入已经破千万了。

一万块的红包,对九公子来说,就是毛毛雨。

发完红包之后,九公子又说了一句:“这两天我要出趟远门,不能给你们充点数。你们这些大代理,提前来拿点数。”

而后,一万的红包,代理们拿点数最终拿了几十万的点数。

九公子,听了木乔的话,去了一趟澳门。

因为木乔说,那边可以洗前,可以办绿卡移民。

九公子明白了,木乔是有道理的。一旦做大了,肯定是会出事的,那,出国就是最好的一个选择。

但是,几天后,九公子回来了,他没有把事情办成。

“你说干他们那行的,怎么那么黑,洗个前抽的手续费,快抵上我们好几个月的收入了!”九公子回来之后,气呼呼的抱怨。

木乔迟疑了一下,说:“不对呀,我听我朋友说,不需要那么高的啊,是不是你搞错了?”

“没搞错,他们就这样说的。”九公子再次肯定的说道。

一旁的阿哲,却没说话,他不懂这些。

“这事你还真不行,我跟你说得我去你又不信,不然,这样,我再去一次!”木乔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跟我朋友一起去,那人他认识,估计看你是个小年轻,坑你呢。”

“恩。。。也行,那你安排一下。”

******


随着木乔的离开,九公子好像觉得,有什么不对劲一样,有说不出来。

那种感觉很慌,就像是之前他住在铁皮房里,明明是在最顶层,却能听到“楼上”有玻璃珠弹跳的声音。

哒,哒,哒。

时钟滴答滴答的响着,这是前段时间,木乔在附件超市买的,说是大甩卖,3块钱一个。

此时是深夜3点,九公子还是睡不着,时钟的滴答响,让他觉得更加的烦躁!

“这沙比大木,赚了那么多钱,还贪图路边的便宜货!”

他翻了个身,还是觉得不自在,随手抓了钱包跟手机,去了附近的一家会所。

13天后,9月2号。

“老板,你这日光宝盒不好使啊,都看不了!”一个客户抱怨着。

“别急,这事情也不是第一回了,你也知道,每次添加新平台的时候,都会出现看不了的情况嘛。”嫔粿也急,但只能这样跟客户说。

这已经是第二天看不了了。

而且,嫔粿联系不到九公子,他们几个大代理,在代理群都闹了,说九公子卷款跑路了,去澳门了。

嫔粿作为跟了九公子那么久的老代理,她宁愿相信,九公子只是去玩了,马上就会回复。在群里面,不停的帮九公子说好话,安抚大代理的情绪。

但是她不知道,暴风雨将至!

9月5号。

依然,没有九公子的消息。

嫔粿等大代理,终于是忍不足了,他们恶狠狠的骂着,早已把九公子跑路当做事实。

这时,安浊找了嫔粿。

“你我就不用多说,都那么熟了。现在的情况你也是看明白了,九公子跑路了。”安浊先做了一下铺垫。

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3块钱一个点数给我,我帮你搞定这个市场!”嫔粿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一直以来都是。

自从做了日光宝盒,她已经买了一套100多方的房子,还有车。

跟安浊合作,短时间内可以帮他解决日光宝盒不能看的问题。一方面,她不做安浊的代理,她的代理迟早会被安浊挖走;另一方面,她现在有资本,也有资格,跟安浊谈条件,已最低的价格拿到点数。

最后,双方以4块钱一个点数,达成了合作。

安浊也风风火火把万能宝盒给做起来了,和嫔粿合作的第一天,是他真正感觉到,日进斗金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,爽翻了!

******


“哎,这都第几天了,你给我换的这什么破玩意,万能个卵哦!”

“嫔粿老大,你在吗,回复我啊,又不能看了!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日光宝盒,万能宝盒所有的代理,都面临同样一个事情,直播软件不能使用了。

此时,是11月3号。

与此同时,众多的直播平台趁着这个机会,大量的扩张着自己的版图,各样各样的宝盒,魔盒,聚合盒子横空出世!

一度出现几十种不同的直播软件,取代着日光宝盒跟万能宝盒的市场!

直到11月23号。

网络上出现了“日光宝盒”等多起案件涉案金额超1000万的新闻之后,所以代理才恍然大悟!

至此,一个新型聚合直播软件,一度获利过千万的涉H组织,覆灭!

在互联网时代,一夜成为百万富翁,也许对普通人来说遥不可及,而对挺而走险,敢于付出生命的代价的人来说,也并非不可能。

暴利,即风险。

刑法,已写明。

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,万贯家财如同废纸,星星之火便可燃尽!而又有多少人,似那飞蛾,甘愿投身其中,哪怕烧得遍体焦烂,也想寻得一丝所谓的“光明”。

人若无名,便专心练剑,待到江湖云起,风口将至,便似鸿鹄,皆可翱翔直上九重天!

全文完。

原文公众号:风生会

上一篇:8年前,阳仔也在高考 下一篇:在家赚钱的十种方法,在家兼职赚钱并不难

已有4人发表评论:

1#李跃宗博客      3个月前 (06-21) 回复
很多人对这个行业很忌讳
2#小白蜀黍网赚      3个月前 (06-20) 回复
可以的,很不错
3#轻松赚钱日赚200元      3个月前 (06-14) 回复
色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。
4#昼夜赚软件      3个月前 (06-14) 回复
灰产不易,且行且珍惜。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可不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
手机看新闻赚钱

手 机 看 新 闻 赚 钱

手机转发文章赚钱

手 机 转 发 文 章 赚 钱

苹果手机赚钱

苹 果 手 机 下 软 件 赚 钱

高佣联盟

高 佣 联 盟 - 你 想 躺 赚 吗?

网站地图 | 广告投放 2014-2018 © 微赚网 苏ICP备15020117号